【順豐集運倉地址】大型情景史詩《偉大征程》:中國“大舞美”的新高峯

2021年07月08日17:18

來源:光明網

  【順豐集運倉地址】

  作者:曹林(中國戲曲學院教授、中國舞台美術學會會長)

  為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而創排的大型情景史詩《偉大征程》,以時間為軸線,結合大氣磅礴的舞蹈、音樂、朗誦等藝術語言,把重大黨史事件轉化為一幅幅動態立體畫面,形象地將中國共產黨的百年發展史呈現在舞台上。那些由關鍵歷史節點所串聯而成的宏大敍事場景,深刻表達出人民的思想情感、願望和利益,很好地貫徹了“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因此,這台大型文藝演出既是一場藝術盛宴,也是一堂生動的黨史課。

  《偉大征程》在舞美上比以往有更多突破,其中最突出的一點,就是以獨特的演出空間設計體現史詩的“情”與“景”,這種形式可以説是晚會舞美設計的新美學。整場演出充分調動了當代舞台科技手段,動靜結合,虛實相生,用有限的空間引發無限想象,形成主題性藝術創作的新高峯。

  首先,從劇場(室內)到體育場(室外),一方面為“大型情景史詩”展演提供了相應的自由空間,能使更多觀眾參與現場觀摩;另一方面,由此營建的特殊表演場域,也在視覺、聽覺等感官系統上,給主創設計師們提出挑戰。《偉大征程》的主創團隊主要由改革開放以來培養的藝術人才所組成,從他們身上我們不僅看到了世界領先的“大舞美”創作理念,也能從舞台呈現環節的背後,看到建立在雄厚物質條件和先進科技手段基礎上的創作自信。

  21世紀以來,以舞台為核心的劇場藝術呈現出多樣化局面,舞美在其中所發揮的作用有目共睹。面對新生代觀眾羣體,設計師們積極思考如何在繼承傳統美學體系基礎上,不斷求新圖變,使舞台的視聽效果更加豐富。“大舞美”觀念的視野突破了鏡框式舞台的空間藩籬,在中國舞台美術領域被廣泛認同並實施。文旅融合背景下的舞台美術專業,其廣義屬性不再受到劇場空間的相對侷限,它已經開始邁向廣闊的社會、走進變化萬千的大自然,並已深入到社會建設的多個層面。由此,當我們從“大舞美”的理論研究、設計創作等多個維度出發來看待《偉大征程》,就能發現、分析出其中的美學規律。

  情景史詩《偉大征程》主表演區由巨大的斜坡舞台與兩側的旋轉舞台組合而成,為複雜的演員調度提供了多個支點,滿足局部與整體遙相呼應。相對固定的舞台支點使波瀾壯闊的歷史畫面得以高度凝練,突出表現中國共產黨奮鬥、奮發、奮進的光輝形象以及過程中的曲折和艱辛。

  作為整體設計的一部分,此次演出的舞台背景採用高清LED大屏聚焦觀眾的視線。在多重大屏之間還留有演員通道,同時增強了舞台的深度和層次。自20世紀60年代開始,舞美前輩們就開始採用背景翻板等手段,把由數千人組成的點像素,匯聚成視覺上的分辨率,可以瞬間變換畫面,集中體現大型文體慶典活動的主題。如今,人工翻板被LED顯示技術所替代,設計師可以隨心所欲地把控畫面內容和稀密度。《偉大征程》中的歌舞《土地》、戲劇與舞蹈《長征》、情景大合唱《怒吼吧 黃河》等作品中那些波瀾壯闊的視頻畫面,都是傳統繪景手段所不能企及的。

  其次,建立在數字化互聯網技術基礎上的演藝裝備為情景表演的創造性運用提供了更多可能。數控升降裝置確保了垂直式、懸臂式、翻轉式舞台的運行速度、行程平穩和安全。比如,在《十送紅軍》的歌聲中,細膩的舞台燈光將舞台空間劃分為不同區域,表達出深情動人的戲劇感和舞台感;在《遵義會議放光輝》一場中,背景大屏上出現的是遵義會議舊址,前台表演區則瞬間豎起寬銀幕式的顯示屏,向觀眾演示會場內部的情景,層次分明。再比如,隨着《黃河大合唱》音樂的響起,升降舞台托起抗日戰士,形成表演空間高低錯落的節奏感,使戲劇元素充分體現。

  再次,《偉大征程》的情景之美還體現在“整體設計”和“特效外延”上。所謂“整體設計”,就是要求舞台美術的各個部門在設計理念上高度一致。就拿整台晚會的人物造型設計來説,除了要表現人物的角色身份和時代背景,還要與燈光、場景的藝術風格相統一。服裝樣式、面料工藝和化裝造型既具有時代感,還要在歷史考據的基礎上高度提煉。如舞蹈《春潮澎湃》,把春天的故事鋪陳在希望的田野上;器樂、童聲合唱與舞蹈《命運與共》中,翩翩起舞的演員組合成飛翔的和平鴿;情景歌舞《強軍戰歌》中,整齊劃一的戎裝,使前區的演員表演與大屏幕上的影像達到高度一致。整體設計所帶來的藝術效果,更加完整地展現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和國家各項事業取得的歷史性成就、發生的歷史性變化。

  所謂“特效外延”,是指舞美設計在視聽效果上不斷開拓的新疆界。近年來,在舞美設計師新創意持續更迭和觀眾整體審美需求大幅提升的雙重力量推動下,舞台特效比以往有重大突破,一些交叉性較強的藝術與技術效果——如煙花、焰火、水藝、火秀等,被納入“大舞美”觀念下的設計範疇,廣泛運用到戲劇舞台和文旅演出當中。在《偉大征程》演出中,不僅包括綜合舞台科技在演出中的應用,如情景合唱與舞蹈《戰旗美如畫》使用了空中飛行的冷煙火,鼓樂歌舞《新的天地》用威亞吊起的百面大鼓陣列;還包括與舞台表演以及多媒體影像同步的立體音響系統,讓觀眾在現場會感受到來自聲源的方向感和圍繞感,如情景舞蹈《起義 起義》中的槍炮聲,舞蹈《開國大典》中的腰鼓聲等,這些聲場效果都是以往技術條件下所難以達到的。

  值得關注的是,從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上的“大腳印”造型,到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天安門廣場盛大聯歡活動上的“70”和“人民萬歲”字樣,再到本場演出焰火在“鳥巢”上空拼出的“100”字樣,都説明新型數控焰火表演在技術上達到了相當高的穩定性。室外表演設計中的煙花施放,連接天地之空間,其功能已經遠遠超過以特效烘托氣氛的作用,同時也給未來的舞美空間表達帶來了無窮的可能性。燦爛綻放的煙花為特殊場域表演設計帶來新的情景,不僅參與表演,甚至可以説,其自身就以天空為舞台進行表演。在更廣大的空間中,焰火表演使“鳥巢”這個地標性建築形成首都夜色下的奇特景觀,感召並凝聚起全國各族人民開啓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新徵程、向着第二個百年目標奮進的精神力量。

  《光明日報》( 2021年07月08日 09版)


編輯:郭同歡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