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工地為何寧可多發補貼,也要讓工人自己買安全帽

2021年07月05日04:23

來源:工人日報

  【順豐集運倉地址】一些工地為何寧可多發補貼,也要讓工人自己買安全帽

  有行業人士透露,對企業而言,買安全帽的錢不是大的成本負擔,背後的安全責任才是

  “安全第一,請戴安全帽進入工地。”安全帽是工礦企業和建築單位勞動者的必備勞保用品,能對人的頭部在受墜落物及其他特定因素引起的傷害時起防護、減震作用,可謂是工人頭頂的“生命屏障”。

  勞動法規定,用人單位必須為勞動者提供符合國家規定的勞動安全衞生條件和必要的勞動防護用品。然而,在剛剛過去的“安全生產月”,《工人日報》記者採訪發現,對一些地方的工人而言,想從企業那裏順利領到一頂能夠保障“頭頂安全”的安全帽並不容易。從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報道《工人頭頂的安全,該誰“買單”》,敬請讀者垂注。——編者

  閲讀提示

  市場售價不到15元的安全帽,工地寧願給20元補貼,讓工人自行購買。律師對此表示,企業這麼做,不僅“甩不開”肩上的安全生產責任,反而把自己推向了法律的底線。

  6月30日22時,福州市台江區某建築工地工人陳一輝絲毫沒有睡意。他左手邊擺着一頂剛從勞保用品店花了11元買來的黃色安全帽,這是用工地發放的安全帽補貼購買的。陳一輝右手裏捏着手機,福建金磊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邱媛媛剛給他發來一條微信:“安全帽補貼最好還是退回去。”

  兩個月前,陳一輝趁着工閒,跑到了老鄉介紹的建築工地打起了零工。到工地的前一天,包工頭給陳一輝轉了20元的微信紅包,讓他第二天買頂安全帽再上工,還專門交代:“這是買安全帽的補貼”。拿着紅包,陳一輝買了這頂安全帽,“淨賺”9元。

  常年在工地工作讓陳一輝一直重視“頭頂的安全”。“錢是工地掏的,可‘買單’的是我自己。萬一因為安全帽質量出了事故,責任是不是還得我們工人自己承擔?”陳一輝耐不住心裏的疑問,託人找到了邱媛媛諮詢。

  記者通過調查走訪福州市的一些工地發現,陳一輝的遭遇並非個案,一些工地現在“流行”發放安全帽補貼、勞保用品補貼,讓工人自行購買安全帽。一些勞保用品的店主也告訴記者,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個人來買安全帽的人員增多了,而以前多是企業集體採購。

  為什麼一些工地寧可多發補貼,也要讓工人自己買安全帽呢?

  張浩洋是福州一家裝修公司的負責人,他的公司同樣選擇為職工提供勞保用品補貼,補貼的金額甚至高達每人350元。張浩洋告訴記者,對企業而言,買安全帽的錢不是一筆大的成本負擔,安全帽背後的安全責任才是“負擔”,他直言採購勞保用品確保品質是件“麻煩事兒”,“網絡平台上的安全帽產品多如繁星,什麼樣的安全帽能達到安全標準,我們自己心裏都沒底。”

  長期在建築施工單位從事勞保用品採購工作的潘文行告訴記者,發安全帽補貼的用人單位並不在少數。購買安全帽等勞保用品的費用,屬於建築施工項目的預算內支出,包含在總包方的費用裏,一般由施工單位負責統一採購。但由於工程轉包,部分分包商“圖省事”,往往讓職工自行購買安全帽。

  日前,在位於福州市倉山區連江南路的瑞豐勞保用品批發店,記者遇到了5位前來自行購買安全帽的建築工人。他們大多拿到了工地提供的補貼,補助金額在10元至30元不等。店主告訴記者,最近店裏時常有工人自行來買安全帽。他們常常購買10元左右的低價安全帽。

  企業發安全帽補貼時,常常告訴工人:“買質量好點的,安全問題你自己負責。”

  “安全帽是你買的,沒錯。可勞動安全是用人單位不可推卸的責任。安全生產的責任不會因為帽子是誰買的,就讓誰‘買單’。”邱媛媛告訴陳一輝,根據《建築施工人員個人勞動保護用品使用管理暫行規定》,勞動保護用品必須以實物形式發放,不得以貨幣或其他物品替代。她認為,工地發錢讓工人自行購買安全帽,不僅“甩不開”肩上的安全生產責任,反而把自己推向了法律的紅線。

  針對張浩洋的説法,記者採訪了多家勞保用品店的經營者和生產廠家。一家安全帽生產企業負責人勇亮告訴記者,目前市場上的安全帽品類繁多,材質主要分為PE、ABS、玻璃鋼三大類。其中玻璃鋼材質的安全帽價格最高,生產成本一頂至少30元以上。但是在網購平台上,我們不難找到價格低於30元的玻璃鋼安全帽。

  採訪中,多家安全帽賣家還表示可以提供安全帽質量檢測報告,但記者在比對報告時發現,多份報告的材質、款式與在售的產品規格並不相符。

  邱媛媛勸陳一輝“退錢”,主要是出於對工人自行購買安全帽的“質量焦慮”。在她看來,安全帽補貼背後是企業不敢擔、不願擔的安全責任,“可企業都擔不起的安全責任,普通工人如何擔得起?”

  (部分受訪者為化名)

  本報記者 李潤釗


編輯:張龍

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